海淀区学院路5号768,一个离钟声很近的地方。

文/脱落酸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768创意产业园已经满10周岁了。

区别于众多文创园的红砖墙,园区墙壁被漆成白色,老厂房改造后的办公场所被布置得颇有创意。

花园式低密度工作区不但时尚现代,还被誉为科技独角兽企业的风水宝地。

“我们是一家互联网企业,员工大多是研究生和海龟,团队年轻,园区的办公氛围不错。”某园区企业员工说,吃完中饭,很多人会去攀岩馆。

768风水

“要离开创业5年的地方搬入新家,我们终于熬到了快速增长的时候。”2017年3月,职场社交创始人林凡对外表态,言语中流露出终于走出“死亡谷”的轻松。

脉脉的新家,坐落在北京西北四环外的768创意产业园,与位于北京东北四环外大山子地区的798一样,都属于国营老厂区,是现存为数不多的老工业遗址。

768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而后工厂搬迁,留下成片的旧厂房和宽敞的院落,大华公司决定盘活存量资源,在原有的工业基地上建园区进行改造,老厂房腾笼换鸟。

对比798商业化般的喧嚣热闹,768的苏式建筑显得整洁宁静,周边聚集大批知名学府、科研院所,被誉为互联网独角兽公司的风水宝地。

从林大北路的南门进,B座1号门是脉脉办公室,而与之呈对角线A座10号门是知乎,两者直线距离不过200米,知乎在创立的第二年,从创新工场搬入768,现如今估值近30亿美元。

风靡一时的明星企业摩拜也诞生于此,据说,林凡就是因为喜欢摩拜,特地把办公室选在这片沃土。

成立于2011年的春雨医生,也是768创意园大家庭中的一员,作为中国第一家M-health公司,曾怀有为移动健康立法梦。

2015年8月创立的短视频平台即刻视频,也在去年搬到了768创意园的新办公室。

768成为独角兽摇篮,目前入驻的企业已达150余家,涵盖建筑景观设计、互联网+医疗产业、互联网+社交、互联网+大数据、数字内容和多媒体设计、智能制造产业等六大产业集群。

768创意产业园区占地约6.87万平方米,名企云集,不管是摩拜,知乎还是脉脉,春雨,都曾迎来跨越式发展。

只是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768风水再好,也无力扭转市场下行的局势。

敲钟前的“热身”

艰难,成为2018年最初的代名词。

“最晚26号,全部处理结束”,摩拜大规模裁员,人数逼近300人,态度非常强硬。

“市场部几乎全部被裁,北上广的地方市场就留一人”其裁员补偿或将按照n+1进行,超过25000元的,只按照25000的上限进行补偿。

继去年4月卖身美团后,摩拜开始瘦身。就在5天前,胡玮炜辞去摩拜CEO一职,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按她的话说“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再看如今连“姓氏”都不保的摩拜,不免唏嘘这个“使命”的价值有多大。

3年前,共享单车横空出世,全民骑行,资本盛宴,摩拜单车与ofo奠定共享单车行业双寡头格局,3年后,秋去冬来,历经阵痛,摩拜37亿卖身改姓王,ofo破釜沉舟,向死而生。

共享单车火了三年,恍如昨日,站在知识付费风口的知乎,同样岌岌可危。

2012年12月11日,知乎被曝开始大裁员,涉及人数达300人“裁员比例或达20%”即便完成E轮融资不久,也不能幸免。

面对风波,知乎公关总监回应是谣言,“每年年底公司都会进行员工绩效评估,予以相应的人员调整和结构优化,目前多个岗位在广泛招募人才中,欢迎加入知乎一起发现更大的世界。”

“人员调整”和“结构优化”知乎给出的理由与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回应裁员事件时的说法雷同。

“可能是股东对他们的要求,上市前要完成数据指标,由不得他们,公司能上市都尽量上,因为接下来市场可能更差。” 某资深猎头分析,缩减开支是为上市做准备。

春雨医生同样早有上市计划,2016年6月22日,春雨医生完成12亿融资Pre-IPO环节,2015年线上问诊业务实际收入1.3亿元,盈利3000万,筹备上市。

彼时,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基本已经覆盖各行业,大力投放广告,做“人的市场”,依靠精准广告业务,脉脉基本实现盈亏平衡,迎来追风时刻。

2017年末,脉脉宣布完成7500万美元C轮融资,并对外宣布计划于2019年IPO上市,目标市值100亿美元。 

巩固市场地位,进一步扩大用户规模,加速商业化进程,一度成为768园区的主节奏。

从近期流传出第一批科创板的名单来看,春雨医生显然走在了前面。

同梦无同局

但事实上,知乎创始人周源对内容自上而下的洁癖,在一定程度上排斥更多人成为它的用户,“反对灌水、反对网络暴力,反对人员八卦。”

知乎上线后一直保持着注册邀请制,这导致运营3年之后,也只有40万用户,成为名副其实的慢公司。

成立近8年的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业务覆盖社区内容、知识付费、商业广告三部分。

周源在公布融资之后的公开信中提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 340 %”。

但随后也遭到用户吐槽,知乎想要卖更多的广告,就得拥有更多的用户和更多的广告位,以及更好的用户转化,但迎头追赶信息流战场,又会削弱平台调性。

进入知识消费领域的小众赛道的知乎,不得不在教化责任和商业化之间抉择。

去年11月,前蜜芽CFO孙伟加入知乎担任CFO,忙于调整架构与开源节流的知乎,被曝上市目标。

从最初的小众社区交流,到如今的全民热议的网络平台,知乎在国内市场掀起“知识付费”的热潮,截止去年8月,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 600 万,积累了超过 1.1 亿个回答。

但尽管注册用户体量已经达到 1.8 亿,类比起微博就会发现,抱死一种社区氛围并不是长久之计。

E轮融资2.7亿美元的知乎,相对而言更加急迫的想给投资者一个交代,可以预想的是,一旦流量变现模式走通,那么知乎的IPO进程将必然加快。

与知乎上五花八门的知识不同,脉脉更专注于分享职场相关的知识,2017年是脉脉发力并实现爆发增长的一年。

作为二度人脉推荐和匿名八卦平台,脉脉基于实名社交关系链,打造“实名动态+匿名社区”双内容引擎,增强用户粘性。

2017年11月15日,脉脉宣布完成7500万美元C轮融资,随后宣布进入市场规模超万亿元的教育、培训领域,打造企业级培训和付费用户培训服务。

事实上,在2014年9月,林凡就开始尝试商业化,且于下半年提速“中国人社交关系中,线下见面仍然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线下付费意愿更强烈。脉脉会将线上线下打通,未来的真正的收益将来自于线下。”

经过两年的探索和发展,到2015年11月,脉脉的盈利模式渐渐清晰“第一个是投放广告,第二个是做‘人’的市场。”

到2016年3月,林凡表示“现在脉脉平台上基本已经涵盖了各行业,产品本身已经符合用户需求,但是用户群体和运营还需要花很大的努力。”

区别于滴滴、Uber等通过快速烧钱来培养用户习惯、占领市场的方式,职场社交在用户获取上要慢得多。

但无论如何,在内容生产和工具上做加减法的脉脉,还是开启了追风之年,加快了商业变现步伐。

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之于上市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更早一年提出上市计划的春雨医生的情况却一度状况百出。

去年5月,同领域的平安好医生证实登陆港股,好大夫在线、微医、丁香园等也都于年初频传上市信号,但业内“最早动身”的春雨医生却显得很安静。

互联网医疗投资金额巨大,上市退出为最佳出路,作为移动互联网医疗领域最早的公司之一,春雨医生IPO计划因其创始人兼原CEO张锐的突然离世而搁浅。

按照IPO规定的要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后三年公司才能申请上市,从张锐到张琨,春雨医生将“颠覆医疗”的战略调整为“拥抱医疗”,定位“赋能医院”,与医院一起拓展增量市场。

春雨医生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线上问诊和广告营销等“收入的大多数给了医院和医生,春雨医生拿10%—20%”,张琨曾解释。

在线上业务发展的同时,春雨医生开始深入到不同的侧重点探索扩大盈利。

即便有很多关于“和线下医院合作不符合互联网思维”的质疑,但张琨坚持和医院一起提供完整的O2O闭环服务,但“轻问诊”不能解决所有健康问题,如果局限在线上业务,会给业务盖上一层天花板,春雨医生和实体医院互相需要。

“在众人狂热时,我们要保持警惕”,张琨预感行业泡沫,而今市场下行,春雨医生或将经历更强阵痛期。

显然,从现在来看,接棒的张琨更想把春雨医生送上新科创板的舞台,知乎和脉脉仍然在不断试探的路上;同在768的共享单车独角兽摩拜早已卖身美团,再无同台竞技的资格。

几百米的距离,结局却截然不同。

4000多位创新创意创业人员,30多亿总产值,是这个一度从事军工产业的园区给出的最新数字。

“要满足投资者,募集从其他来源无法获得的资金,或是更容易地收购其他公司”,事实上,对于某些企业来说,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没有理由上市。

但商业本质就是盈利,特别是泡沫高发的互联网行业,大多数企业都期望挥动敲钟那一个动作,迎来公司与个人发展第二春。

在2019这一年,一切还都是未知,一切也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