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再次站上了风口浪尖,只是和半年前的荣耀加身相比,这次多了些意料之中的苦涩。

文/孟雯

2018年7月9日9点30分,干诺道中8号交易广场金融大会堂又一次敲响了钟声。敲钟的人是雷军,这位来自湖北仙桃的57岁中年人,带着慈父般的微笑亲手把养了八年的小米送上了市。

 

这种场景雷军并不陌生。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十年前他带领金山站在这里,6.261亿港币的市值还不及盛大网络和巨人游戏。彼时,小米市值465亿美元,持有小米31.41%股权的雷军,身家突破了千亿人民币。

 

历史的车轮裹挟着人们的喜怒哀乐滚滚向前。

 

时隔73天,同样经历了八年艰苦奋战的美团也在这里上了市,510亿美元的市值瞬间超越了小米,以王兴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企业领袖登上了历史舞台。

 

1969年的雷军有点慌,如今2019年的他还是少不了这个焦虑。

 

当年在中关村银谷大厦喝了碗小米粥就开干的小米军团,需要配一把步枪;现如今跌入300亿市值的小米,同样需要一个B计划。

时间倒回到2014年,移动互联网浪潮的顶点。

这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首日涨幅近40%,市值2300亿美元,一举创造出一万多名千万富翁,所有互联网人陷入了癫狂。精英们迫切渴望寻找到下一个阿里。

与此同时,小米晒出了创立以来最为亮眼的成绩单,全年售出6112万台手机,增长227%,收入743亿元,完成了11亿美元E轮融资,曾投资过Facebook、阿里巴巴、京东的大佬DST创始人尤里·米尔也对雷军青眼有加。

人们嗅到了金钱的味道,前赴后继。

刚刚四岁的小米仿佛一条鲶鱼,杀进了智能手机市场。而在Android系统的助力下,越来越多的国产本土品牌崛起,智能手机陷入混战,行业加速洗牌,一片红海。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小米在完成“去到别人梦想未曾抵达的地方”的目标后,陷入了一年多的沉寂。15年6654万台的实际销售量成为了所有小米人的心魔。16年雷军甚至不再为员工制定KPI,只求开心就好。

按下暂停键的小米开始回头审视它1100亿营收的庞大身躯,还有丰满巨人羽翼的近两万名员工。

所有人都期待一场胜仗,掌舵者雷军尤甚。

17年比特币从970美元涨到近2万美元,1700%的涨幅有些魔幻。

泡沫市场中,一只猪站在门口都能被吹起来,做事看风向,讲究顺势而为的雷军嗅到了商机。

这年3月,小米上线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宠物“加密兔”,完成从区块链技术到产品的首次落地尝试。30天后,小米MIUI商业产品部总经理顾大伟又提出了“探索区块链的解决方案,倡议行业共建安全透明的营销生态。”

小米区块链的画卷徐徐展开。

“我一定要去试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创办一家世界级的技术公司,做一件造福世界上每个人的事情。”

在创业初期,雷军就定下了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的铁人三项,16年业务发展出现瓶颈,雷军又提出了硬件+互联网+新零售作为新的铁人三项。

尽管硬件是重要的用户入口,但雷军并不期望它成为小米利润的主要来源。毕竟,有“拎着一麻袋找谁在做移动互联网”的初心,企业愿景不会仅局限在硬件领域,况且雷军早就公开宣称:小米的硬件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过5%。

布局区块链是雷军奠基新铁人三项的开路先锋,也是寻求除硬件外新的利润增长点的技术支撑。17年10月小米移动加入区块链项目Hyperledger(超级账本),并成为核心董事会成员,百度金融也位列其中。

今年2月小米曝出招聘资深区块链开发工程师、服务端开发工程师消息的时候,大家还处于观望状态,殊不知,时隔一月,小米区块链宠物“加密兔”就上线了,成为继百度的“莱茨狗”,网易的“招财猫”后又一个国产区块链宠物游戏。

小米MIUI商业产品部总经理顾大伟称加密兔是小米在区块链方向上完成从技术到产品的第一次尝试。

顾大伟称得上小米区块链的牵头人和对外发言人,从无到有搭建起了小米广告的商业化体系。这位个人信息模糊却在小米商业生态系统搭建上高调的高管,在小米布局区块链的过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小米每一次区块链迭代都有顾大伟的身影。

Wi-Fi链也不例外。4月19日,小米上架了一款名为“小米WiFi链”的App,为小米Wi-Fi链贡献Wi-Fi的用户可以获得“米粒”,用以兑换小米的加密兔、F码等。

这款被外界解读为手机挖矿的产品一上线就引起了大量讨论,“一举将区块链宠物,Wi-Fi热点,区块链技术串联在了一起,小米的区块链野心可见一斑”。

转过头,小米生态链副总裁唐沐却对外称小米的Wi-Fi链并不是区块链,只是基于区块链做的一个小的应用探索,是团队憋了很久的尝试。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行进方式让人们雾里看花。

智能手机,IoT(物联网)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营收是支撑小米的三驾马车。以手机为代表的硬件,以MIUI系统为代表的软件和互联网服务是小米三大业务模型。

可是细数小米在区块链上的动作,时间多集中在小米上市前夕,试水的游戏,Wi-Fi链也都是与小米核心相隔甚远,不痛不痒的边缘品类。

生态链中的通货“米粒”算是拥有较大的用户使用量,大家能够通过AI提速,每日登陆,分享wifi网络,连接新的物联网设备,体验小米有品,邀请好友等获取米粒,能够消费也能够兑换的“米粒”更像积分,脱胎于小米生态链,服务于小米的生态体系。称其为token还为时过早。

是伸出触角,想抓住历史机遇构建护城河,还是为上市拉高估值,初心有待考证。

不过雷军投资并占股的迅雷,阴差阳错成了小米区块链布局的一场重头戏,确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小米投资迅雷,不难理解。小米自诞生之初,就是靠硬件发家,智能手机手机,盒子,电视……可是雷军对小米的定位一直都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构建互联网生态圈势在必行。

通过投资,孵化一批有战斗力的创业公司,用小米的既有优势帮助他们在各自领域取得突破,复制小米模式,提升效率的同时也夯实了小米的生态链。

迅雷在视频内容,下载加速,用户规模上的优势与小米形成了很好的互补。小米也在迅雷身上花费了四年多的心血,才把迅雷“收归己用”。

在小米投资迅雷的时候,迅雷的to B业务还没起步,外界对迅雷的定位也是一家to C的下载器公司,小米想利用迅雷打造自己的云服务,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迅雷在未来几年的业务走向。

17年8月30日,迅雷上线了共享计算生态玩客云,并在10月12日发行了数字虚拟资产链克形成激励机制。

利用生态应用星域云CDN(内容分发网络)机制,通过用户贡献带宽参与迅雷网络内容分发业务,并根据贡献获得共计10亿枚链克奖励。

与此同时迅雷还推出了一款玩客云NAS硬件产品,指定其为共享带宽挖矿的唯一工具。把分散,零散的带宽资源聚合,形成了上游,下游,资源供给者和消费者的生态价值链。可是随着链克上线交易所和矿机近乎翻倍的价格炒作,尤其与迅雷金融的内讧事件让迅雷这场翻身仗戛然而止。

在小米和迅雷之间,陈磊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清华毕业,在谷歌,微软浸淫过,又在腾讯带了四年团队,陈磊毫无争议成为大家眼中的“技术大神”。

14年加入迅雷担任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的首位CTO,兼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CEO。他开发出的星域CDN业务,能够收集闲置的带宽资源进行再分配,让用户就近获取内容,提升了访问速度。这款to B产品让迅雷能够在视频,直播的风口分得一杯羹,也成为了错过移动互联网迅雷的“救命稻草”。

可是17年因玩客云和链克引起的内讧再次让迅雷风雨飘摇,也加速了迅雷高管的洗牌。一手创建迅雷的邹胜龙下课,陈磊在大股东雷军的加持下坐上了迅雷CEO的位置。

今年9月,迅雷把链克业务转让给了国内数字电视综合业务供应商新大陆科技,玩客云共享计算业务被网心科技保留。剥离掉敏感地带的迅雷看似回归了正轨。

迅雷从过去单纯的to C转向如今的to B,有小米支持的陈磊是转折性人物。在陈磊的主推下,迅雷链上线,共享计算和区块链成为15岁迅雷新的引擎,也成为小米区块链生态中的前路先锋。

去年9月,雷军推出了小米8青春版预热海报,六位小米高管共同高喊青春无敌。雷军手持梦幻蓝新机,着白衬衫,感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上市后的小米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新设集团参谋部和组织部,曾经负责小米盒子和小米电视相关业务的洪峰转去负责小米金融。广告,互娱,资讯等所有互联网业务被整合分成四个互联网部门,各部门负责人直接汇报给雷军。

换血后小米高管平均年龄38.5岁。49岁的雷军正期待着这批80后精英为18岁的小米注入新鲜血液,能让小米永远年轻。

一起喝小米粥的创始人之一刘德曾打了个比方:传统公司像松树,30年才长起来。互联网公司更像竹子,一夜春雨就能长起来,3年就能到中等以上规模。

 

区块链技术的诞生,是否会再次缩短企业的成长时间?上市整整6个月后的小米能否利用好这把步枪,成为继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后的第四增长极?小米的股价会给出答案。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若干年后,不知深受《三体》影响的雷军端起区块链这把步枪,问道Are you OK?的时候,大众会报以怎样的反馈。

 

希望这一天,不会让我们等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