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换帅,张一鸣正式成为幕后总导演。

作者/孟雯、脱落酸编辑/皮云正

插画师/鱼丸

陈林上台了。

上午9点,北京朝阳区,中国电影导演中心。在生机大会主持人喊完CEO后,他整理了下衣襟,拿着手卡和遥控器慢步走上台。

“真年轻,还挺帅!”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陈林含笑走上台,他身穿藏青色西装,卡其色休闲裤,咖啡色小皮鞋,一开口明显有些拘谨。

他吞了吞口水,转身按下了第一张PPT,面向观众对创作者表示感谢,在观众席暗淡的灯光下,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他缓慢地深吸一口气,开始介绍“三点观察”,翻动下一张PPT,喉结依然上下抖动的他,低头瞄了一眼场下的提词器。

相比于经常照着稿子读的张一鸣,陈林还是好很多。

这是他首次对外亮相。看得出来,他每说一句之前,都在尽力保证发音清晰。

 

陈林挂帅头条

今天是陈林首次对外亮相,在此之前大家对这位新晋CEO知之甚少。字节跳动内部员工也评价陈林低调,务实,没有架子,业余爱好是爬山。

1983年出生的陈林与张一鸣同岁,产品经理出身。2008年北大计算机硕士毕业,12年作为头条早期核心员工,担任头条多款核心产品的总负责人,今年11月升任今日头条CEO。这是网上有关陈林的所有资料。

这位新鲜的面孔首次接受外界的检阅,显得有些紧张,而人们对这位横空出世的新任CEO,也存有诸多好奇。

翻看陈林过去的头条号,1746条动态,内容多以转发为主,并且没有配文,在如今遍天下的KOL中显得颇不走心。加了滤镜的美颜自拍头像,透露出萌萌的白面书生气。

而在今天,陈林已经把头像改为了他在生机大会上演讲时的照片,但个人简介还未改成“今日头条CEO”。

有员工爆料称,陈林只是出任今日头条这款APP的CEO,内部也并未发邮件通知。

外界对此次头条换帅的猜测有两个,一个是布局海外,一个是为上市做准备。

 

字节不再跳动

对如今的互联网企业而言,流量的想象空间已经没有那么大。

互联网上半场,大家各司其职,争夺目标用户,瓜分线上人口红利,中国移动互联网五大派系(腾讯系、头条系、百度系、阿里系、新浪系)占据总时长超过75%。互联网下半场,用户增量缓慢,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耗尽,天花板出现已成公认事实。

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总用户规模,2018年前9个月只增长了3400万,而去年同期是6400万。从这个数据分析,以后移动互联网的新用户等同于新生人口数量,而这个数据一个季度仅是一千万。

这也是头条的现状。

从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秋季大报告数据可以看出,今日头条系独立APP在流量第二梯队中排行老二,占据中国用户上网总时长的9.7%。然而,相较于QuestMobile发布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度报告时,今日头条系独立APP用户使用时长占比的10.1%,三个月里,其实际用户使用时长占比下降了0.4%。

同样出现“端倪”的还有头条的明星业务抖音,作为全部资源加持的产品,在最近公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Q3报告中,抖音的数据罕见地出现了负增长。

对于头条而言,一直保持的用户持续增长是它给外界最好的交代,戛然而止的用户增长显然给头条带来了罕见的焦虑。

下半场的互联网节奏是进行产业升级,深耕内部流量,不断释放用户潜力,但改变人口红利时代的粗放型逻辑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尤其是对当下尚未有明确商业模式的头条系产品而言。

所以,对头条而言,要保持估值,实现好看的账面数字,还是要依靠用户增量。

近日,腾讯发布了Q3财报,微信用户达到了10.87亿,这个用户量几乎触到了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天花板,而目前头条的用户量距离这个数据还有很大的空间。

据公开的数据显示,头条App 2.4亿用户,抖音月活超3亿,剔除重合部分,头条系的用户数或许在3-5亿之间。

头条独立app触顶流量天花板,对未触达的6亿用户来说,现有信息流资讯已不能产生吸附功能,头条独立app接下来的任务聚焦点是原有用户的促活和留存。

头条失去了跳动的资本,寻找新用户或许是唯一的机会。

由此看来,换帅自在情理之中。

 

小程序搅动头条

“目前我们已经上线了第一批小程序,包括头条小店、猫眼电影、小米商城,58同城生活助手等,后续还将陆续上线懂车帝 、携程旅行、淘票票、丁香医生等。”新任今日头条CEO陈林在今天举办的生机大会上说道。

显然,头条的选择是小程序。

确实如此,从短期看,这是头条获取额外用户的最大机会。小程序拥有更低的获客门槛,更高的转化变现能力和更好的用户粘性,可在折叠的空间内建立一个独立的生态闭环,同时对头条而言,可依托小程序流量扩展的丰富度去累计交易数据,以此弥补在电商、金融等多个领域的弱势,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

但有着同样想法的不仅仅是张一鸣,在此之前,电商的阿里、搜索的百度、社交的腾讯早已入场。

2017年1月微信小程序上线,同年5月支付宝加入小程序市场,2018年3月OPPO、vivo等9家主流手机厂商成立快应用联盟、7月百度发布智能小程序。

这其中,最具先发优势的腾讯走在了前面。尽管刚刚过去的Q3总营收增速创13个季度以来新低,但不可否认的是,小程序已经给腾讯带来了利好。

根据即速应用日前发布的《2018年小程序生态进化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上半年,微信小程序的总量已经超过100万,用户规模超6亿。

一步慢,步步慢,从目前头条小程序的规模和体量来看,短期尚无法给微信小程序带来正面威胁。

单兵作战显然已不合适互联网下半场的节奏。倾注集团之力是唯一的办法。

这次换帅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张一鸣正式成为幕后总导演。

 

头条上市梦

今年4月24日,今日头条发布了内部信称将以字节跳动代替今日头条作为公司整体品牌。

而张一鸣的野心,也开始随着字节跳动的飞速扩张而急速膨胀。今年头条收入500亿,是17年的3倍,16年的15倍。7个月后又完成了pre-IPO轮40亿美元融资,投前估值750亿,仅次于阿里和腾讯。

其实改名这事儿,头条是学的谷歌。三年前谷歌宣布重组更名为Alphabet,Alphabet采取控股公司结构,把旗下搜索、YouTube、其它网络子公司与研发投资部门分离开来,让原本集成于谷歌的项目独立运作,发展自己的品牌。

更名后谷歌将更多业务独立出来,把新旧业务进行了更透明清晰的拆分,股价上涨了6%,市值提升超200亿美元,在重组之后两年内,Alphabet的股价也上涨了42%,市值从4546亿上涨到6515亿美元。

而今张一鸣的做法与谷歌极为相似,卸任今日头条CEO,由之前总管今日头条产品的陈林接任。内容分发平台今日头条与短视频社交平台抖音作为字节跳动两把利刃,或将成为明年IPO最大的筹码。

头条想上市,已经成为业内人的共识。六年,在BAT的狙击下成长为有望破千亿估值的巨头,用算法推荐攫取流量,争夺用户时长,张一鸣的剑走偏锋为今日头条赢得了喘息甚至赶超的机会。

 

从资讯到短视频,从信息流到智能算法,头条不断寻找着新的落脚点,从0做到750亿头条凭借的是独特的产品逻辑和思维算法,但若想从750亿到1000亿,实现阵营的跃迁,仅凭目前的独立的各条业务线怕是后继乏力。

张一鸣的野心不仅于此。

这次换帅,怕是开始,更怕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