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起风财经
本文经授权转载
编者按:市场上区块链项目有千千万,在产业上真正应用落地的有几何?起风财经特别策划“区块链+”系列选题,本文“区块链+信贷”为第一篇,敬请期待后续更多精彩报道!

  虽说区块链在国内一线城市非常火热,但在中小城市普及度仍远远不够,更谈不上应用。但是,河南省曾经的贫困县——兰考县的农民们,已经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和手机APP直接向银行申请贷款了。

主导此项业务的是兰考县政府和北京同心互联科技公司。兰考县因为好书记焦裕禄而一直被国家关注着,目前是国家性综合试验示范县。自从2016年12月河南省人民政府联合七部委共同印发《河南省兰考县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后,兰考县政府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助农民脱贫,并联合北京同心互联科技先后推出针对农民的“普惠通”、“链信通”两款应用,其中“链信通”的底层技术是区块链。

“链信通”如何助力农民脱贫?偏远地区的区块链信贷是如何发展起来的?近日,起风财经(ID:QFCJ2018)采访了北京同心互联科技的技术负责人周振辉。

  区块链能为农村信贷做些什么?

北京同心互联科技是北京世纪互联旗下一家以区块链数字身份以及数据资产安全存证为底层技术,提供数字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和信息基础设施服务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同心互联准备在全国100个县域城市中建立“链信通”区块链技术服务平台节点,兰考县是第一批试点县。

周振辉透露,虽然普惠金融在国内已经提了好几年,但推行起来并不容易,主要原因就是县域用户分散,信用数据缺失度较高造成银行风控成本太高

他举了个例子,假如农民要通过普惠金融贷款3万元,银行要派两个工作人员家访两次,去调查该农民的基本情况,这个成本大约500-800元。而普惠金融贷款年利率约为6.7%,一年下来银行几乎不挣钱。

而“链信通”能把银行、政府、农户结合在一起,加上自身的区块链技术,为县里每个人建立一个数字身份证,个人的房产、公安、民政等信息,都能通过这个接口查询到。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说,农民没有工资条、没有征信记录是无法贷款的。不过,通过农户和中小微企业在“链信通”上办理电子政务、日常行为活动等(医疗、申请农补)产生的数据,“链信通”自动为每个用户建模,这样农民也将拥有自己的信用评价模型

通过“链信通”可以直接查到农民的公开信息,但他的个人口碑情况却查不到。他有可能贷了款去盖房、去做P2P理财,甚至去搞传销。而且如果一个人不还款,整个村的人都可能不还款,银行很难控制。如何找出真正会还钱的、要做事的人?周振辉的办法是通过村长的推荐。

现在通过“链信通”和村长的筛选,条件合格的农民就能直接通过“链信通APP”政策银行接口办理普惠金融贷款。“其实任何用区块链解决的问题,用普通互联网都可以解决,只是一个成本和效率问题。”周振辉说。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解决了农村缺数据、缺信用的问题,同时,平台也为普惠金融贷款的流通设计了有效而可追溯的流转机制。未来,这种可复制模式也将在中国其他县域推广。

而且,区块链不仅在借贷前能发挥作用,借贷后也能追踪钱款的去向。未来银行放款时,每个农民拿到的都将是数字货币,买东西能接受该数字货币的合作商店消费,通过消费记录上链,对于农民拿到贷款后的使用情况,比如是不是真的买了种子、化肥,银行就能一清二楚,可以真正起到扶贫的作用。

  “沙盒监管”下的试验田

在大部分中小城市,目前想说服政府接受区块链并不容易。因为一来区块链技术和经济逻辑太复杂,真正弄明白比较困难。二来“空气币”造成了许多乱象,地方政府对待区块链都比较谨慎。有位业内专家透露,青岛的“链湾”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就是因为当地政府对区块链一直持保留态度。

同心互联向兰考县推广“链信通”也是费尽了周折,他们和兰考县领导沟通了整整三个月,交流了不下十次,还带县领导组团去佛山禅城考察当地“区块链+政务”的落实情况。

这期间,兰考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王彦涛对区块链进行了积极探索。王县长是一名80后,年轻热血,一个月内啃了6本区块链书籍,现在已经成了区块链的热心普及者。

此外,起风财经在兰考县政府网站还发现,另一名挂职的县委常委、副县长杨晓东也是一名80后,之前的工作单位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有了愿意接受区块链的领导,就是撕开了一条让新鲜空气涌入的口子。

即便如此,推进还是很不容易。一直以来,地方各部门可以用“壁垒森严”来形容。为了说服各部门将自己的数据共享上链,兰考县领导还牵头召开动员会,向各部门阐明了“区块链+农村信贷”对扶贫工作的意义。

周振辉称,他们用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才打通了全县36个部门中的12个,同意部门之间数据公开联网。

下一步,为了进一步满足当地扶贫的需求,同心互联要帮助兰考县发展产业。兰考土地不适合种植,但盛产桐树,木材可做乐器的背板,于是同心互联向兰考县引入了一家乐器制作核心企业。围绕这家核心企业,同心互联通过贷款给农户的方式,发展相应的加工企业和小作坊。

现在,如果一名兰考农民想贷款,他只需要在链信通上输入自己的数字身份证,便能展示自己所有的关键信息:财产、家庭、社保等情况。

周振辉坦言,目前兰考县关于区块链的尝试都是在上级的“沙盒监管”环境下进行的,“也只有兰考县能有这样的条件”,他说。

现在,全县已经有100多家农户通过“链信通”申请贷款,目前银行正在走流程。以周振辉的设想,说服政府购买“链信通”服务是1.0阶段,建立桐树产业是2.0阶段,将来以数字货币、凭证的形式使用贷款,并追踪贷款去向是3.0阶段,他称目前正处在1.5阶段。

这个过程中最艰难的是如何系统性地跟各部委打交道,“我们希望政府、银行的顶层制度能够进一步创新”,周振辉说。

  区块链能激活小微信贷市场吗?

从1.5阶段到3.0阶段有多远的路要走?这要看下目前国内区块链+信贷的落地情况。

早在2016年5月,中国信贷副主席兼行政总裁彭耀杰便称,准备在中国组合推广区块链技术,但要先取得人民银行的同意。而2018年1月份银监会的一份文件显示,区块链技术应该作为促进中国二级贷款市场发展计划的一部分。

但直到现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在区块链+信贷业务上都进展缓慢。众所周知,金融行业对系统可靠性、安全性的要求非常高。尤其是银行,作为整个金融业务最底层的设施,银行向来对新技术的接受非常保守,就算技术成熟,但受限于严格的监管要求,市场也需要一个非常长的接受时间。

更何况现在区块链存在两个明显的技术缺陷:

1、隐私问题。大部分的银行业务数据不适合在公网上广播给所有的人。虽然目前已经有了混币原理、环签名、同态加密、零知识证明等对业务数据加密的方式,但就像秘猿科技CEO谢晗剑曾说的“虽然目前可以根据场景运用密码学技术订制隐私解决方案,但尚未有一个通用方案”。

2、处理能力。目前区块链处理效率低是制约所有行业上链的大问题。

除了这两个问题,数字资产发行繁琐、数字资产容易丢失,以及公有链容量有限等,都是金融信贷从业者十分头痛的问题。

不过,这个新的方向仍在吸引着人们积极探索。在区块链对小微信贷的改造上,除了同心互联,还有一些企业也在尝试。2016年8月,微众银行携手上海华瑞银行基于BCOS原型,共同上线试运行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的“微粒贷”联合贷款备付金管理及对帐平台,长沙银行、洛阳银行等随后相继接入使用。

今年1月下旬,通过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建设管理的“遵义市农村资源融资信息管理系统(区块链系统)”,贵州省发放了首笔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林权抵押贷款。

在2018年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区块链负责人蔡弋戈表示,腾讯今年将开放区块链BaaS平台,服务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

这些年我国一直在倡导普惠金融,而且很多贷款机构都打着普惠金融的旗号大声呐喊,但是真正做到普惠金融的却没有几个,最根本的是这个群体的人很难把控风险。因为这个群体人群中,大部分都没有征信记录和固定资产,日常交易大多通过现金进行,所以贷款机构很难核实到他们的实际情况。

如果区块链能够得到普及,贷款机构或可以破解对小微企业的风控难题,从而激活30万亿的信贷市场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