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我们都是别人故事里的局外人,却想变成戏中人一样去参与;我们都是自己故事里的戏中人,却想变成局外人一样去逃避。”

一号财经/出品▼百度一下“蔡文胜和韭菜”,相应搜索结果超过16万条。

敌敌畏,性骚扰和传销也成了互联网人心中最深刻的词条。

《对不起,我是一名区块链创业者》刷屏时,好多互联网人已经坐不住了,原来区块链创业者也并不都是我所知道那样呀!

当“傻逼的共识也是一种共识”再次刷屏时,好多互联网人更坐不住了,整个朋友圈,已经不讨论世界杯而是讨论自己是不是傻逼。

币圈的朋友总是带有互联网人没有的神秘感,是其貌不扬,富的“滴水不漏”还是投机倒把,空手套白狼?

为了解币圈人在互联网人眼里是什么样,我们采访了几位互联网人,听了听他们真实的想法,原来他们真是被币圈人吓坏了。

” 互联网人币圈人,今天留言区好好聊一聊吧。”

 

币圈钱“多”得吓人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余额宝的万分收益里计较柴米油盐,他在币圈的康庄大道上淡看“日进斗金”。

—“你觉着币圈什么最吓人”

—“一个比特币真的值4万多?我的钱只知道放在余额宝里哎”

—“可以想象一下,身边有朋友半年赚了一千万是什么感觉。”

币圈人对“钱”的追求,每次都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几次交流下来经常会琢磨:为什么同属泛互联网的人,用的却是两套量词体系?

都是首轮的融资,我们是几十万、成百万融,你们是上千万、上亿元募;

都是加班,我们是一小时一小时算,你们是成宿成宿熬通宵干,互联网人加的是班,币圈人加的是“命”;

都是赚钱,我们是几个点几个点盈利,你们是几十倍几百倍收割,所以造就了互联网多“屌丝”,币圈多“大佬”;

此外,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动辄上千万上币费,红极一时的FCOIN全套上币费下来,也要超百万。

同样是钱,和币圈一比,我们的可能是纸。

币圈“敌敌畏”吓死人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互联网人对币圈人的‘狠决’望而生畏。”

—“你最害怕币圈哪个人”

—“徐明显”

—“徐明星吧”

—“是,都能让别人撒敌敌畏了,这人得有多可怕”

—“那篇文中的杨勇是真的惨,在OKCOIN和OKEX上赔1000多万,8个月的孩子过世,妻子提出离婚。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

币圈的天空敌敌畏一直下,气氛不太融洽,青春耗了一大半,原来只是陪他玩耍。

海淀区群英科技园3号楼4层,这个充斥着未来“鬼魂”的地方。

同样是办公楼,互联网承载着的是灵魂,而币圈则是“鬼魂”。

徐明星是“赌场”的主人,散户在OKEX上首次买入就被爆仓,一个月,亏损超百万。

他给自己和公司请了20多个保镖。

他还会玩叫做“老千”的魔术,合约交易,加20倍杠杆,5分钟内能上下浮动300%。

他为了更好的“出老千”,也成了很多媒体的爸爸。

一瓶瓶敌敌畏撒向徐明星让互联网人抖三抖。币圈人“富贵险中求”,要么沉心当苦僧,要么狠心当骗子,犹豫不决只剩错亿长叹。

韭菜们眼看着自己被爆仓,交易记录被平台随意篡改,却毫无还手之力,连法律都奈何不了。

据报道,OKEX、火币、币安、LBANK均存在交易量造假行为涉假数据高达70%-90%。OKEX作假高达93.6%,火币作假高达81.8%。

“不可思议吗 梦在瞬间崩塌

为何当初那么傻 还一心想要价给他”

币圈节奏“快”得吓人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你在金钱修罗场厮杀搏斗,我在币圈伊甸园运筹帷幄。

—“你想进币圈吗”

—“想,但不敢”

如果在去年年初投入一个月的工资买币,很可能年底就赚回了一套房的首付,几个月不见就突然财务自由了。

2009年,比特币1分钱,十年之间,最高价格突破120000人民币,1000万倍。

2014年7月,以太币3元;2018年2月,最高价格为5500元,2000倍。

曾经的平遥牛肉哥,如今开着劳斯莱斯幻影,住着庄园。

 

曾经的英语老师,如今创造了“50亿美元空气”的神话。

曾经游走魔兽世界的小小少年,如今成了币圈一方巨擘。

曾经运算“0和1”的程序猿,如今转型成交易所顶级创始人。

所以也就有了那句“打工是不会打工的,这辈子都不会打工的!”

眼看着一个项目ICO,当天大涨,第二天又破发,账户里的钱就像做过山车一样飘摇,BEC开盘暴涨4000%,跌幅超过80%,从280亿美元市值到归零,一夜之间,割了万千韭菜的命。

这是一场时间争夺战,前一天还是21万起床只剩7千!搭了功夫,赔了底裤。早上一睁眼,几百万就没了的事情在朋友圈隔三差五就会上演。

币圈“乱”的吓人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一个互联网人能被币圈人吓成什么样

►全民皆中介,媒体即公关。

—“如果让你来币圈最想做什么”

—“区块链媒体”

—“为什么”

—“因为没有门槛”

而从行业来看,更让互联网人看不懂的是供应链上的每个环节所扮演的角色。

这个圈子太小,全世界炒币的人只有3000多万,国内经历过94后,如今充其量也就是500万左右。

进场参与的每个人无非是根据自己的财力来买票坐车。实力雄厚的玩交易所,储备一般的做矿机,资金凑合的搞代投,那些没实力,自然只能弄媒体。

但问题是每个行业又不只是做自己分内的活儿,大家全民皆中介,媒体既是媒体又是公关,对接交易所的同时自己也偶尔发币。

交易所既做交易也为项目方提供宣发业务。从前期建群造势到后期上所管理,整个从0到1的阶段全程参与。快讯、软文、专访、峰会等业务交易所自己也在干,而且还是打包价!

以区块链媒体快讯业务为例,随着项目方对快讯业务的派单量持续增加,区块链媒体开始出现各种各样让人哭笑不得的操作。

区块链备忘录财经、朋友圈财经、微信群财经、WORD财经、TXT财经。

这让互联网的朋友惊呼:媒体还能这么做?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是交易所就好好筛选有潜力的项目,是媒体就输出你的态度和价值观,是代投机构就捧着良心去管理散户的资金。大家各司其职,在其位谋其政,产业才能长远,生态才有繁荣,行业才能永葆青春。

生命再长不过烟火落下了眼角,世界再大不过韭菜凝视的微笑。

写在最后

互联网人到币圈,心里啧啧称奇。

互联网人到币圈,全身瑟瑟发抖。

本文来源一号财经。发布者:一号财经,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kejigezi.com/?p=11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