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迹象都在表明,百度正在依托其强大的技术能力重新建立自己的护城河,高速换档,持续加码人工智能之下,回归之势渐显。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文/裴一多

最近的百度有些不一样。

一组报道称,国外知名投资媒体Amercian Banking News撰文,有22家分析机构就百度“买入”评级达成一致,并给出了242美元的平均目标股价。

基于此的是百度Q4财报披露的几组亮眼数字:营收272亿元人民币,超出华尔街的预期。如果放眼2018全年,百度营收超千亿元,达到102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8%。

不难看出,这家被外界屡屡定义为“错失移动互联网”的巨头,正在高速换档,从feed流到人工智能,从“搜索框”大厦到春晚战场,相比于腾讯阿里“谨慎小心”的百度,正在越来越主动的出击。

技术驱动的互联网下半场,它在自己擅长且专攻的方向建立着新的壁垒。

用查理·芒格的话说,「旧的护城河正在被填平,而新的护城河比以前更难预测。」

号角再度吹响,百度重新起航。

“小度,小度”下的百度侧影

凡事和锤子科技沾边,尽皆热点。

近日,“锤子科技前CTO钱晨博士加盟百度智能硬件部门”的新闻成为头版头条,在这之中,除了人们对于罗永浩的好奇之外,百度的智能产品小度音箱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就智能音箱而言,百度不是最早的玩家,不论是在全球还是中国。

2018年3月末,百度在其大本营百度科技园发布小度在家智能音箱。彼时的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一度兴奋地向媒体表示,这款产品完全由百度主导,是由李彦宏直接敲定,度秘和小鱼在家两个团队紧密合作的一款优质硬件。

在这个时间点,百度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尽管“All in AI”战略已确定,但没人对百度的“产品能力”表示完全的肯定,更没人能判定这款寄予着百度“执念”的硬件产品能否杀出重围。因为根据在那不久前Canalys和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一份智能音箱报告,阿里第一,小米第二,剩下的是OTHERS,而百度尚未入局。

一年后,小度音箱给出了成绩。

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小度系列智能音箱出货量在2018年第四季度超过小米升至全球第四,国内第二,增长率为全球第一,在超高速的增势下,小度音箱一度对阿里的老大地位发起攻势。

在今年两会上,李彦宏在回应如何看待BAT中百度的位置时回答说,百度更擅长技术能力高一些的领域,对于技术门槛较低的领域确实不是很擅长。

当时或许还有人觉得这是推脱的说辞,但从小度系列产品的表现来看,这或许是对百度最为精准的定位。

在新兴的人工智能硬件领域,小度音箱成功完成逆袭,事实证明,在技术为王的赛道中,百度依旧当仁不让。

今年以来,百度在智能硬件方向仍是动作频频,先是发布新品小度在家1S和行业首创的“小度电视伴侣”,随后又与创维达成战略合作,“小度小度”也成为创维家电全系产品的统一唤醒词。

在“小度小度”映衬下,百度的加速“侧影”逐渐清晰。

春晚回归,AI远航

2019年春晚,是百度的主场。

在全球观众208亿次红包互动冲击下,百度云保持了稳定承接不宕机,同时加入人工智能创新玩法,成为首个抗住春晚顶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

百度正在变得“勇敢”, 这家始终定义“技术”标签的公司,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与用户对话。

早在2016年,《财经》杂志“百度的冬天”一文中,关于李彦宏对人工智能的看法曾有这样的描述:“‘人工智能是百度目前最重要的战略。’”李彦宏称。‘这个机会如果我们抓住了,百度可以变成一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一个比现在影响力大得多的公司。’

AI之于百度,更像是一条新的护城河,最近,世界知识产品组织发布了首份技术趋势报告,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的专利申请量是全球第二,超过了谷歌、微软、IBM等世界级的人工智能巨头。

第一名也来自中国,是中国科学院。

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另一个标签是无人驾驶。在4月2日举办的2019互联网岳麓峰会上,李彦宏表示,“在封闭的场地,无人驾驶已经完全可以实现了,有一天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会遍布大街小巷。”

这项技术早已成了百度的AI符号。

在最近美国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发布的最新版本自动驾驶竞争力排行榜中,百度成为中国唯一入前十的企业。同时根据最新消息,单就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这一项,百度已经获得超过50张;百度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提供的软件平台Apollo(阿波罗),目前也已拥有超过135家的合作伙伴。

技术钻研深耕不懈,场景落地快人一步,在人们对于百度还仅停留在“搜索引擎”的认知的时候,它已悄然换了面具,赋予了自己更多的想象。

从深度学习到智能交通,从云到自动驾驶,高速换档留给外界的,是今年对于百度更大的期待。

尽管百度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远超市场预期,但值得注意的是,“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仍是它的核心战略,自始至终,从未变化。

美国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在其著作《基业长青》中指出,「在一个高瞻远瞩型公司里,唯一不变的是核心理念,但是核心理念的所有表象如文化、战略、战术、政策等,都是可以改变和演进的。」

如今百度亦是如此,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百度从未偏航

因势而动,与时俱进是百度不变的基因。

曾经一段时间里,头条因为流量分发与当时如日中天的微信公众号展开竞争。“头腾大战”的标题长时间占据科技媒体的头条。但实际上,今日头条信息流模式对百度产生的威胁最大,彼时头条的迅速崛起甚至让外界一度对百度的核心业务产生质疑。

百度的应对策略是迅速调整,快速启动信息流。在2017年的新年演讲中,李彦宏强调,百度未来的增长是信息流。

随后,在《经济观察报》一篇“再造一个‘搜索’百度的信息流战争”的文章中提到,百度Feed流运营负责人白旭在一次面向广告主的沙龙中更是明确说,“我们的愿景是在3年到5年内将feed流广告打造成为第二个凤巢。”

内容运营、算法逻辑、用户增长等中台能力,都是百度自PC时代积累下的能力,在一条条生产流水线上,百度信息流更像是前台产品表现形式的更迭与进化。

事实证明,基于强大的中台能力,百度信息流业务迅速成型。根据QuestMobile 发布的年度报告,2018年百度信息流位居第一。

百度与时俱进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年轻化。

资本寒冬下,巨头们都在进行相关的架构调整和人才优化,前段时间阿里、腾讯的裁员风波弄的人心惶惶,尽管之后被官方辟谣,但仍成为经济周期中的一个阴影。

相比于其它公司的裁员,百度更多的是在内部架构上进行调整优化。

据《财经》报道,2019年春节前夕,百度引入员工考核系统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使百度全面“去KPI化”。 从最高决策层到最基层员工,无一能够置身事外。

在李彦宏的OKR中有一条,是“提升百度的组织能力,有效支撑住业务规模的高速增长,不拖战略的后腿”。

实际上,百度的人才计划在此之前就早已悄无声息地开展。

百度先后推出了高管轮岗与退休计划,年轻高管被大力任用。据悉,百度搜索业务部门在2014年就开始大胆任用年轻管理者,而在小度智能硬件和自动驾驶事业部,年轻管理者的占比更是逐年升高。

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张亚勤博士,也仅仅才五十多岁,这个退休年纪放眼整个互联网乃至科技圈都非常年轻,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退休更多的像对百度新的人才建设计划以及高管退休计划的支持。

从业务方向到人才管理,百度都在不断呈现进化的姿态。不论是在人工智能还是信息流甚至其它业务,这家公司能取得如今的成绩不仅是运气和技术能力的积累。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隐约感受到,一个新的百度正在浮出水面。

「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且接受自己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如今的百度正在从最初的小棋局踏入更广阔的天地,在边界化日益模糊的互联网下半场,这个老牌棋手正以自身更为精湛的技艺和积淀,实现新的突破。

2019年开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彦宏发布了新年第一封内部信,说:“那个能够做出好产品、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

这是李彦宏在2019年喊出的一句话,虽不知道百度有没有回来,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百度正在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快速前进。

坚定且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