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正在饱和,有些事情正在生长。”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文/皮爷

消费市场正在进化。

从“应有尽有”的淘宝到自营为主的京东,从天猫这类综合电商到网易严选、蘑菇街等垂直电商,从一二线的品质消费到三四线的下沉电商,中国电商正在呈现出越来越不一样的格局。

以拼多多、爱库存为首的社交电商不断攻城略地,成为越来越多人消费购物的选择,继拼多多在上海纽约两地同时敲钟后,这家成立仅三年的企业已经成为市值第七大的中概股科网公司(包括港交所上市公司),位居阿里、腾讯、百度、小米集团、京东和网易之后。

“再好的时代也有人赔钱,再悲观的时代也有人赚钱。”

如今,这门上千年的生意有了新的形态。

消费市场的「众生相」

“有些事情向上,有些事情向下。有些事情正在饱和,有些事情正在生长。”

这是2019年初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寻找中国互联网的“未饱和”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开篇的几句话。

改革开放40年时光荏苒,一个时代呼啸而过,城市的文明繁荣、人民生活的舒适美好蕴藏在其背后的商业发展进程中。

中国消费市场近些年呈现出分化的趋势。

一方面,拼多多、方便面、茅台成为消费领域的热词,社会零售总体增长放缓,似在支撑着降级的论断。另一方面,2018年中国内地市场的奢侈品销售总额预计将达230亿欧元,同比增长180%,中国人均海外消费世界第一,大幅领先其他国家。

消费市场在升级和降级的对抗中跌跌撞撞前行,但没人能无视这个不断诞生着新增量的大蛋糕。

一组数据显示,中国中产阶级是年收入1.15万~4.3万美元的人群(对应7.5万~28万人民币年薪),这个人群数从2000年的5百万人,发展到今天的2.25亿人,到2020年预计会增加到2.75亿人。

“当一个经济体连续30年以较快速度增长,当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以类似速度增长的时候,消费升级是绝对的,消费降级是相对的。”在易凯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冉看来,中国消费市场在不断分层,但无论在哪一层,整体都是升级的。

实际上,两种现象发生的原因不尽相同。

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居民由于收入水平较低,且空余时间多,故他们对价格的敏感度较高,往往追求低价,以爱库存为主的社交电商的不断下沉更是为为其购物增添了又一渠道。

相较而言,部分一二线城市的居民追求高性价比,一方面来自房价对消费的挤出效应以及中产焦虑,另一方面来自社会文化的进步,越来越多人逐渐放弃略显虚无的身份地位消费,重新审视零售本质,回归理性消费。

一组数据为证,和2018年相比,2019年人们减少了食品烟酒、服饰和居住等方面的消费,把更多的钱用于医疗支出、教育、文化娱乐、交通和旅行。在产品选择方面,39%的消费者仍然愿意购买质量更好、但价格更贵的商品,只有1%的消费者愿意牺牲品质购买低价产品。

在如今经济的拐点,降级成了渠道下沉的表现,而升级则成为人们理性消费的代名词,在产业互联网的浪潮袭来之际,消费市场最先成为资本的争杀之地。

价值才是市场竞争的核心,大蛋糕才会诞生新故事,这点毋庸置疑。

社交重塑电商新形态

有一种观点认为:微信月活9.8亿,淘宝是5.3亿,中间差了4.5亿正好是社交电商可以占有的三四线人口。

这种观点不敢苟同。但显然,社交电商已然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1397.78亿元,较2017年增长66.73%。中国社交电商从业者规模预计达到3032.6万人。《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预估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万亿元,占到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31.3%。

除了已上市的拼多多,还有爱库存、有赞、有好东西等社交电商都先后获得大额度融资。

资本的加持、消费趋势的崛起,无形中赋予这个行业巨大的推动力。在兴趣与熟人重构的社交联结下,新的消费增长点已然形成。

据调查,66%的消费者会购买新朋好友同事推荐的商品,56%的消费者以兴趣图中的推荐为重要参考。在综合电商、社交电商、特卖电商、二手店上和跨境电商中,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21.8%、439.2%、8.1%、46.4%和38.5%。

一如爱库存联合创始人冷静说到的那样,“社交电商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而爱库存,也是作为新兴社交电商的代表,通过职业分销商触达消费者,重构“人货场”,依靠社交关系链在2018年就做到了30亿规模。

在这之中,三四线下沉市场成为新的亮点。

和一线城市的消费者相比,三四线城市用户更信任熟人网络,数据显示,66%的三四线消费者买过亲朋好友或者同事推荐的商品。

“得小镇青年者得天下”,再也不是一个空谈。

从传统的“物以类聚”,到如今的“人以群分”,在微信十亿私域流量的加持下,社交电商愈加焕发活力。

一切就像AJAX之父Jesse Garrett在《用户体验的要素》里所写道的:“正确的产品形态绝对不是由功能所决定的,而是应该由用户自身的心理感受和行为来决定的。”

在京东、阿里的两极之间,拼多多、爱库存等社交电商在消费市场趟出了一个新的方向。

尽管还需要时间验证,但就当下而言,社交电商已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爱库存:效率红利的电商突围路

财富的故事终有审美疲劳的时刻,而知微见著的机会常在生意之外。

对于互联网上半场而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如今在社交电商的风口下,人口红利带来的巨大用户基础却衍生出新的效率红利。

“作为技术赋能的互联网公司,与其过于关注宏观形势的变化,不如专注于企业自身运营,从人口衍生出的效率红利中寻找机会。”在2019年博鳌论坛上,爱库存联合创始人冷静这样说道。

这也正是爱库存的运营逻辑。

在冷静看来,区别于纯粹复制模式的公司,以去中心化为销售逻辑的爱库存,利用社交渠道,将不同的货放到近百万+分销商形成的“店铺”中售卖和轮转,进而形成一定的杠杆效应,撬动新的流量。

利用创新的S2b2C模式,爱库存降将库存、分销商以及消费者彻底连接在一起,在解决制造业库存问题的同时,将宝妈、淘宝店主等群体的空闲时间实现价值最大化,以这些群体为基准点,进而辐射到更广阔的市场,实现更多人次的用户触达,最终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

定位库存电商的爱库存,旨在通过去中心化的库存电商模式,帮助品牌商有效清理库存。

库存难题一直是服装业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仅仅2018年上半年,42家服装上市公司的存货就达483亿元之巨。

作为社交电商中的佼佼者,爱库存对于社交电商有自己的理解。

上游打通品牌方的库存API,为品牌方优化库存管理,盘活上游方资金;下游服务分销商,利用“人工智能+智能人工”的方式,爱库存为分销商提供正品低价货源,达到一定规模后,形成面向上游的议价权和面向下游的定价权,进而降低商品零售交易成本。

在这一模式的助力下,社交网络的裂变传播可以促进产业的结构升级,同时,基于社交网络下的分销模式让渠道成为了一个封闭的私密渠道,不会影响品牌原有的销售渠道和定价体系。

此外,爱库存的发力不止于此。

2018年11月,其位于镇江、面积达4万多平米的华东供应链运营中心正式开仓运营,作为社交电商领域的智能物流仓,在缩短商品周转时间的同时,也同时提高了物流效率。

利用社交电商的模式,通过S2b2C的打法,爱库存充分践行着自己的定位。

新的电商新格局下,这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公司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上线至今,爱库存已经吸引了超过5000家国内外知名品牌,热销超过3500万件商品,通过超百万分销商触达了4.3亿以上的消费人群。

成就他人,成就自己,一如它的企业文化那般。

新浪潮下,每一个个体都具备闪光的权利和资本,概莫如是。

消费市场的新时代,拭目以待。